我是少天身上的田园小碎花裤衩!

此生无悔入荣耀!但求一睡黄少天!

大王好萌!!


包包包子铺!:

哈哈哈领主和大王转圈圈

Rouge°:

哈哈哈哈哈哈爆肝洞房版~~~~

还是 @清和 妹子画的~~~~好棒好棒~~~~~

[全职高手/all黄]荣耀环游世界

为什么为什么连抽奖都要看脸!!O_o世界怎么变得这么可怕!

買定離手:

☆群里的聊天产物


☆无头无脑随便扯




=========


  手速达人刘小别最近迷恋上了一款和手速完全没有关系的手游,荣耀环游世界。
  荣耀环游世界是荣耀为了更好地和女性玩家互动所开发出的一款手游。虽然写作互动读作圈钱,但也无法阻止其迅速在男女玩家中火起来。刚出的时候刘小别对这个游戏还嗤之以鼻。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换装游戏,选择一个荣耀选手不断换装通关。
  但就是一个那么简单的游戏让刘小别沉迷了。在这个游戏里面手速快不如手气,一件一件点开今天在抽之阁里面抽中的道具。数量固然多,但是抽到的大部分都是一心物品偶然的三心物品既是早已经有。
  看着屏幕上的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套装还差好几个配件。打开衣柜界面,原本私心给黄少天搭配的那套衣服还差个耳机。刘小别烦躁地开起微博小号在上面刷屏今天依然没有抽到想要的衣服。在微博发泄后,刘小别的心情平复了不少又继续拿起手机刷起来。
  可是刘小别忘记了,这个小号和王杰希是互相关注。王杰希心情复杂地看着刘小别的小号的刷屏,沉思了一分钟后打开word。半小时后一篇图文并茂的攻略诞生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强迫症关系还是为了更有说服力。九宫格里面只有第一张是攻略长微博,余下的是穿着各种衣服的黄少天的截图。
  王杰希这篇攻略在微博一发出来很迅速就有人回应,撇可在已经炸了的粉丝首先转发的是黄少天。至于刘小别,因为还在和游戏奋斗完全不知道自家队长悄悄地为自己做了一份攻略。
  黄少天对于王杰希这份攻略只给了80分,20分扣在后面的截图。黄少天表示王杰希搭配的衣服不能够充分地展现出自己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器宇不凡。
  “第一张图的裤子颜色不协调,第二张图的剑不能够表现出本少身为剑客帅气的一面……”
  黄少天点评的这条微博,万年不冒头的叶修很快就转发了。叶修充分地赞扬了黄少天的审美比游戏好,但是荣耀环游世界这个游戏是出名了搭配越丑分数越高。对于叶修这个转发,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写长微博就纷纷被其他选手的转发刷屏。其他人也打趣地让黄少天这个真人去点评自己在游戏里面给黄少天的搭配点评。
  但是这个起哄很快地在周泽楷晒出截图后转变方向。周泽楷那条微博的文字只有简简单单的@黄少天,其余再多的文字也没有了。微博的九宫格里面的黄少天不多不少只换了九套衣服,但是这九套衣服无论其中的哪一套都是梦幻级别稀有。而周泽楷一个人就抽中了九套,大家都表示对这个连抽物品的游戏都要看脸的世界表示绝望了。
  和周泽楷的微博对比,喻文州所发的衣服很普通。不普通的是只有配字,训练营期间的黄少天。图片里面的黄少天穿着宽松的校服、牛仔背带裤。在喻文州的截图里面,黄少天青葱可人得让人忽视黄少天现在年龄已经24,只想拿出糖葫芦带黄少天回家看金鱼。
  而结束这个游戏的则是叶修。叶修只发了一张图片,配上了“游戏里面的黄少天最安静”的文字。而图片里面的黄少天带着皮质口罩只穿着系统默认的蓝色内裤。叶修还把房间里面的皮卡丘玩偶装饰物移动到黄少天下半身位置上,使这张图看上去就像打了一个码。

爷爷好帅好想舔舔舔舔!根本停不下来!


深紅.:

贴纸还是给爷爷吧( •̀∀•́ )


oh我的天辣叶神这么萌简直犯规!


是柒优不是汽油:

萌萌哒的小叶修。


O_o今天你大小眼了么?!


Etange:

大眼爸爸!重新看了遍全职,感动又回来了!


TAT伞哥


禾太:

“沐秋来笑一个~”

“傻子”


↑可能是老叶在给沐秋拍照 

一边听“ミカヅキ”一边画的 莫名有些伤感 

【周翔】周泽楷养了一只猫

(ー`´ー)周翔还是那么的萌!!简直忍不住转发让全世界都爱上这对cp!

专注痴汉孙翔一百年:

  如题,周泽楷养了一只猫。




  猫有个很不正常的名字,叫孙翔。




  孙翔猫懒懒躺在铺了地毯的阳台上,眯着眼晒太阳。




  周泽楷端了把躺椅,也过去陪着孙翔猫晒太阳。




  感觉到暖洋洋的阳光似乎减弱了一些,孙翔猫的大眼睛半睁开,迷茫地瞅了周泽楷一眼。对于他挡住了一些光线表示十分地不满。




  然后团成一个圆,蹭了蹭自己的肩颈窝,眯着眼继续享受午后。




  周泽楷听着歌,只戴了一只耳机,另一只落在半空中,一晃一晃。




  周泽楷轻轻哼歌,闭上了眼。




  孙翔猫的耳朵立即就竖了起来,睁开了眼,看见耳机晃啊晃,看得他想要去挠啊挠。




  于是挠了。




  周泽楷此时也呆呆看着孙翔猫挠耳机线,爪子碰一下,耳机线晃一下,越碰晃得越远,于是两只爪子一起上,眼珠子跟着耳机转,盯得聚精会神。




  那耳机线简直是会得一手好欲擒故纵,孙翔猫开始暴躁,直接拿牙去咬。




  于是抓抓挠挠咬咬,孙翔猫总算制服了作恶的耳机。




  孙翔猫得意洋洋地摇了摇尾巴,尾巴尖微微弯着,翘着。




  他仰起头,“喵”了一声儿。




  周泽楷揉了揉猫脑袋,孙翔猫眯着眼十分享受这爱抚。




  夜晚。




  孙翔被枪王大大压在了身下狠狠干活儿,他头上的猫耳朵还没隐去,看起来似乎是在玩猫耳play。




  “周泽楷你又趁我猫化逗我!”




  “嗯!”枪王大大埋头苦干。




  “你以后再这样,小心我!”




  “嗯?”枪王大大停下,疑惑看他。




  “小心我干哭你!”




  “呵呵。”枪王大大继续奋斗。




  最后孙翔又被压着做了一遍。




  日复一日。




  第二天孙翔猫直接焉了,恹恹躺在沙发上,尾巴左甩了又右甩。




  周泽楷实在瞧了心疼,过去给猫咪顺毛。




  出于本能,孙翔猫还是拱起了腰在周泽楷的大手掌上蹭啊蹭。




  蹭完了,更郁闷了。




  最后气急了,越想越郁闷,愤愤然地一爪子挠在周泽楷手上,抓出了几道口子。




  周泽楷很开心,也不在意,他的后背上还有更多的猫爪挠出来的口子。




  孙翔猫见周泽楷竟然随意他挠了,于是气消了不少。




  于是直接扑过去求顺毛求爱抚求蹭蹭了。


       


        END


———————————————————————————————————


拿来混更的


今天有事所以做不到日更,明天双更补偿orz


最后哭着求组织,我一个人浪着,列表上基本都是萌叶受的,加的群也没有萌翔翔的……


想愉快刷翔受都不行orz


可怜可怜我给我安利个群吧


PS.画风特别魔性的我_(:з」∠)_

好萌好萌嗷嗷嗷!静静与烦烦!


洛洛头上有呆毛:

周黄专场继续_(:з」∠)_

这次的梗接上次的《江波涛恋爱小课堂》~看不懂的可以稍微往前翻一翻咯!

最近忙着学拉坯OTZ我也想自己拉个碗吃饭OTZ

[喻黄]你我有缘·叁

少天还是好萌好萌!喻苏苏还是一如既往的苏苏苏苏!~ o(* ̄▽ ̄*)ブ

符呂子_:

※蛇妖喻文州×鼠精黄少天的设定,前文请走  


※考前放放存稿,攒个人品。这篇也收录在了跟好樱雪的合志《Wonderland》中,首发7.19喻黄only,欢迎大家去玩XD






叁·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黄少天郁闷地拨弄着在库房觅得的那把黄梨花算盘,心道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假。


  账本摊在八仙桌的一侧,他时而会提笔添上几笔新帐。算珠碰撞的清脆响声与滴滴答答的雨声融在一起,为宁静的厅堂也添了几分生气。这连绵的春雨不知何时才能消停,前些天好不容易扎好的纸鸢如今毫无用武之地,黄少天好生烦闷。


  喻文州坐在另一旁的太师椅上,沏了壶明前龙井。白瓷茶碗,碧绿茶汤,看上去煞是赏心悦目。清晨蒸好的青团摆在桌子正中央,尚还有些余温。 他放下茶碗,笑着问了一句:“少天饿吗?”


  黄少天摇了摇头:“东家若是饿了的话可以先吃。我先算完上个月的账吧。”


  “少天渴吗?”


  他还是摇头。却也不是因为账目多冗杂,只是这阴雨连绵的天气实在令人闷得心烦。算珠被拨弄得噼啪作响,手掌却被对面那人轻轻按住。长得好看的蛇仙大人眉眼微弯,笑得温和:“少天,你来陪我下盘棋吧。”


  “下棋?”黄少天愣住了,他可有百多年没有碰过棋了。


  百多年前,当他还寄住在前朝某位状元郎的书屋中时,也曾学过几手棋。


  曾经的东家是位了不起的名棋手,朝中赫赫有名的几名国手都曾败在他的手下。那时的他是何等意气风发,风光无限。可惜一切功名现已成过眼云烟,百年后鲜有人记得他的名讳。在黄少天的记忆中,那人也早已面容模糊。唯一留下印象的,是他在每次对弈前总喜欢往地上放的一小块米糕。


  软软糯糯的米糕,那可是小灰鼠的最爱。


  于是小心翼翼地捡起米糕,躲在一旁静静地看他下棋,棋盘上的黑白交错入了他的眼,便也记了不少棋招。日子若是一直停留在那时,也是许多惬意。


  那人,也算是个好东家。


  黄少天这样想着。


  还在发愣的时候,现任的东家已经从棋瓮抓起一把棋子准备猜先。


  黄少天赶忙从棋瓮中挑出两枚黑子,喻文州笑着松开手掌,棋盘上应声落下了三枚晶亮的白子。小鼠精皱了皱眉,嘟囔了一句“运气真背”。


  他更善于执黑,执白并非他的强手。


  一黑一白,一来一往,棋声伴着雨声,声声入耳。百多年来难得的宁静时刻。


  “看不出来,少天还挺有一手的。”


  “哪里哪里,东家过奖了。分明就是您更胜一筹嘛!”


  好像烦闷的心情,也随着此消彼长的棋局,逐渐消散了。


  喻文州的棋沉稳,黄少天的棋灵动。黑棋攻城略地,步步为营;白子顽力抗争,不甘示弱。若有懂棋者在一旁观棋,此时一定大呼过瘾痛快。一方如山稳重,一方如水轻灵。方圆之间,蕴含了人生百态、乾坤万象。


  黄少天蹙着眉头放下了手中的棋子:“东家果然厉害,我输了。”


  咬了咬嘴唇,又不甘心地补充了一句:“若是执黑的话,孰胜孰负可就未必了。我本来就不擅长执白,今天不过运气差了点……”


  “一子半?”喻文州笑着把黑子收入了棋瓮中,“如果没算错的话,少天不过输我一子半。还真是不能小瞧你啊。”


  雨停,棋罢。


  黄少天的账还未算完,喻文州的茶已经凉了大半。


  “雨停了。少天可想出去走走?”


  小灰鼠瞥了眼窗外,却是摇摇头:“今天还是算了罢。”说着一只手从桌上捻起一个青团慢慢咀嚼起来,另一只手却伸进棋瓮里抓了一把棋子。


  “东家可否赏脸跟少天再来一局?”


  这回换喻文州愣了一下:“少天这是……”


  “咳,喻文州,来与我对弈吧。”他望着他,目光笃定。


  他从棋瓮中捻出一枚棋子,轻轻放在棋盘上:“竟然少天这么热情,那我也就奉陪到底了。”


  黄少天舔舔手指,俏皮地眨眨眼:“嘿嘿,这回你可没那么好运气了。看本小爷杀你个片甲不留!”


  趁人不备,后发制人。这才是黄少天行棋的真正风格。所以他钟情于执黑。


  黑白棋子再次在十九纵横线上交错,一步一棋一子,步步慎思招招熟虑。


  喻文州又一次陷入了长考。黄少天等得有些心焦,视线由星罗棋盘不自觉地移到那人身上。难得看见他露出那样认真的表情,双眉紧蹙,眼中似乎只剩下黑白两色,嘴唇上还留有一道浅浅的牙印。他发现了,喻文州下棋喜欢长考。


  计算缜密,滴水不漏。这是喻文州的行棋风格,交错的白子像一张网,势必要把黑子囚于罗网中。


  可黄少天的黑子,未必会如愿地进入他的罗网中。


  这局棋下得尤其艰难,两人几乎是难分高下。终是进入了收官阶段,黄少天松了口气,如果他的计算无误,他持有半子的优势。


  “少天胜我半子。”喻文州放下棋子,眉头慢慢舒展开。“果然,不能小瞧你。”


  “东家过奖了!”嘴上这么说着,上挑的眉梢却是暴露了他的真正心情。刚才他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对付喻文州,堪堪险胜半子,还有些不满足呢。


  话音未必,肚子却不合时宜响起来了。


  黄少天抬头望向窗外——原来已经临近日中,难怪他如此饥饿难耐。


  “糟糕……好像一不小心耽搁太多时间了。东家应该早也饿了吧,我这就去温些饭菜!”


  “无妨,”喻文州拉住他,“今日本就是寒食。”


  黄少天只好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


  摊在桌上的账本墨迹早已干透,摆在一旁的茶壶茶水也早已凉透。 


  “少天渴吗?”


  不等他回答,那人便随手拿过一个茶碗,为他斟了一碗茶。想想又补充了一句:“茶凉了,大抵有些苦涩。少天莫要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黄少天笑着接过那碗茶,一饮而尽,觉得舌尖若有甘甜。


 


  他捻起一个青团,送到喻文州的唇边。


  “东家,我们礼尚往来。你也莫嫌弃我的手艺啊!”


 


  今朝寒食了,又是一年春。